位置:教育考试网 > 高考 > 正文 >

毛坦厂妈妈:在高考复读学校门口创业的母亲(3)

2019年09月06日 10:4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闪灵二人组,初百军,广州市兼职网


回忆到这里,她笑了一声: 也不是我在家里能赚多少钱,你说对吧?
在蚌埠老家,唐训宏一家四口人住着百来平米的房子,装修成欧式风格,饭桌上有吊灯。 她做了二十多年的家庭主妇,四个人的厚衣、薄衣、袜子和内裤必须摆放得整齐,洗手台保持干燥整洁,床单每天都要铺得跟酒店一样——不能有任何褶皱,午休之后也必须再整理一遍。 每次出门前,她一定会把家里打扫好,直到清洗用过的拖把和抹布的水,是清清净净的。 就算10分钟后回到家,她把包一放,鞋一换,第一件事就是去拿抹布,又到处擦擦抹抹。 抹布一定要是纯白色的。 “把所有的心思都凝聚在卫生上面了”。
她觉得那段时间好像上了瘾,不管在哪里,心里总惦记着家里的卫生,感觉家里边脏一点点儿,做其他事情便心神不宁。 “把家里面收拾干净,让家人回来觉得有一个好的环境,那就是我最大的价值。 ”
在毛坦厂十几平米的民房内,唐训宏开始注意到房价。 2015年,桃李园刚建成的时候,房东们第一年出租,着急出手。 唐训宏一看,条件可比民房好多了,新房子,又是小区,自己便租了一套,还多租了几套,转租出去,赚取差价。 今年收来的房子,她打算着,学生没住满,也转租出去——中介的道道,唐训宏门儿清。
第二天见王燕,她的心情平复许多。 在毛坦厂的陪读妈妈们,工作的选择极为有限: 制衣工人、保洁员、宿管、招生老师……相比之下,招生老师是一份较为轻松的职业,坐在各个门店里等待家长们的咨询,这些常常只有中学学历的女性们,第一次被人称作“老师”。
这一年的工作,让王燕从出租房里的电视机和刺绣中走了出来,开始接触社会上的人。 “不管是在什么时候,还是要走上社会,要独立,要有自己的事,自己工作。 ”
唐训宏创造了这些工作。 “她那个头脑,真的聪明,”王燕说,“很多时候我都说我们吃的都是一样的,怎么你的底子、你的头脑里面想的都跟我们不一样? ”
在毛坦厂中学东门往外的一条街上,挂着大大小小的“全托”、“教育”的招牌。 其中一个招牌却显得特别: 毛坦厂家长服务中心。 当大家将眼光投向学生的时候,唐训宏却转变了视角——为家长服务。 这也是她事业的开端。 2015年,她送走了高四复读的大女儿,劝说高二的小儿子来毛坦厂中学借读。 她在学校东门路上租下了一个店面,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外包团队听,对方为她开通了一个“毛坦厂家长服务平台”的公众号。
在这个公众号里,她给家长们提供了租房、拼车、查成绩的服务。 这缘于她过去一年的陪读经验。 来毛坦厂就读的学生多数都是外地人,每到放假时,小镇道路基本堵塞瘫痪,家长的路费来回便要几百块钱,她搭建的平台可以让家长们拼车。 家长们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唐训宏为他们提供租房的服务,躲开那些电费一度收一块钱的房东。 在公众号上,她还会转发一些学习技巧和合理膳食的文章提供给家长。
唐训宏跟我算了一笔账: 毛坦厂中学的复读费用根据高考成绩从三千到四万八,租房一年要一两万,陪读家长放弃工作又损失了好几万,来毛坦厂的多是一般的家庭,一个普通的家庭一年近10万就没了。 唐训宏看到了需求。 在毛坦厂陪读了3年,她知道毛坦厂陪读的家长付出的经济代价,而且陪的质量太低。 “她们的文化水平不高,只是给孩子做保姆,甚至她们做的饭菜呢,可能都不合孩子的口味。 ”
“我们就冲着陪读家长的这个角度,我们在这边创业的。 ”唐训宏说。 而毛坦厂有近3万名学生,这就是代陪读市场的空间。
唐训宏陪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,还在毛坦厂做教育培训。 家乡人听说了,逐渐把小孩托给了唐训宏,她顺水推舟做起了代陪读机构。 后来越收越多,2019年便有60多个,她便租下越来越多的房子安置学生,招了宿管阿姨照顾学生,还请了外包的餐饮服务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iaokaotong.cn/gaokao/20176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